打蛋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蛋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悬崖上的金鱼姬影评悬崖上的宫崎骏《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23:49:34 阅读: 来源:打蛋器厂家

当想象力和故事结合得很完美的时候,宫崎骏的影片简直是天堂一般的存在:从《风之谷》开始一直到《幽灵公主》,一场场想象力盛宴的背后是剧情无与伦比的张力和感染力,一个个触动人心的故事又被披上了动画所特有的华彩外衣。但从《千与千寻》开始,这种天堂之感便不断远了。虽然我个人认为《千与千寻》在想象力方面已达到宫崎骏的顶峰,但是从故事的角度讲,宫崎骏开始做简单化处理,完全是单主人公历险式情节,对白龙的性格描写也不伦不类;再后来干脆改编别人的故事做了《哈尔的移动城堡》,但显然有些吃力,两个小时的时间表现那样曲折的情节和复杂的人物关系有让蚂蚁抬大象的感觉;到了《悬崖上的金鱼姬》,故事上的缺欠已经彻底地暴露出来,虽然此前有披露说宫崎骏已经完全是先画出想象的人物和图景,再在其中安插情节,以便让想象力得到彻底的宣泄,但这么做的结果难道真的能让作品作为一个整体更出色吗?《悬崖上的金鱼姬》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一方面它在想象力方面的确依然可圈可点,但另一方面你又会因为它有诸多剧情上的不足而有些失望。

一、《悬崖上的金鱼姬》的想象力

应该承认,宫崎骏在作品中融入的想象力目前依然是站在世界动画电影最高峰的。这首先涉及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融入那么多的想象力。这和动画这种艺术的本质属性有关。我国老一辈动画大师们在谈及什么是动画本质属性的时候常说到一个词——假定性,其实这个假定性就是想象力。动画是一种让本来不能动的东西动起来的艺术,那么它们之所以能动起来的原因就是导演想象它们这样动,并且通过某种技术让这种想象得以实现。动画最独特的魅力就是一个字——“变”,即让本不能动的图画、人物、偶具如何运动、变化,发生在画面与画面之间的可能性,是每个动画导演追求的目标。美国动画更强调动作的变化,但是这种着力在动作上的想象越来越趋向为电脑模拟出的特技表演,而不是像以往《猫和老鼠》那样的幽默噱头表演,特技的特点是它虽然有冲击力,但当你知道那是特技以后你很难会觉得它超过了你的想象,所以美国动画片的视觉冲击虽然比较大,但是让人回味的想象场景却不多。宫崎骏的动画不仅在技术上是手绘的,不让观众有一种特技、特效的冰冷感,更重要的是他更着力于对动画形象、场景以及动作的综合想象,这些想象往往超越了观众以往的视觉经验,因此往往能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而且,宫崎骏的想象力并不是平铺直叙地出来,而是呈现为浪潮一般,一波过后再来一波,想象力如果平铺直叙那么也会显得淡然无味,但是有波澜的涌现,则会发挥其最大的效力。

《悬崖上的金鱼姬》的一开头,便是充满奇异生物的海底世界,想象力符号大量涌现,成为本片第一个想象力高潮。这和《哈尔的移动城堡》一开始让奇怪的城堡在雾中出现在城市中有异曲同工之妙。对海洋生物施展想象,这还是宫崎骏作品的第一次,因此给了他很大的空间。以往宫崎骏对森林、旷野和城镇的想象要多一些。波妞的形象此时第一次出现,但如果只有波妞一只金鱼,给人的印象肯定不够强烈,于是宫崎骏设定了众多小号的人面金鱼,并适时地让它们充满整个画面——以后小金鱼们充满画面的镜头还有很多次,这便是超越观众视觉经验的设定,也是宫崎骏想象的特色。当宗介和被困在玻璃罐里的波妞相遇的时候,宫崎骏回归了平常式地讲述,但马上从海里涌出了好多怪异的魔法浪,就打破了这种想象力的平静。虽然这只是一次很小的波澜,但是因为事先没有任何征兆,观众不可能预测到海浪会向宗介扑来,所以它还是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随后,故事进入发展阶段,宗介幼儿园的路上除了波妞非常夸张地吃了火腿以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波妞马上就带给人新的惊喜,她说话了,同时海里的魔法师也追到了幼儿园的海边,并且用魔法把波妞带回了海底。这一部分在想象力方面又掀起了一次小波澜。

理莎、宗介在晚上向海中货船上的父亲发信号一段,是比较平常的生活场景。但是马上这种平静又被在海底魔法师的家中发生的一切所打破了。波妞长出了腿,魔法师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波妞又变了回——这中间再次出现了小金鱼们充满画面的镜头。当波妞在魔法师离开以后苏醒过来,最终冲破了束缚,并且把魔法师的住所搅得一团糟的情节里面,想象力再次爆发,大量超出平常经验的动画形象符号涌现。海啸来临了,宫崎骏在这段描写中也充满了他个人的特色,先是在老人院中的一段是生活化的,随后在理莎带着宗介回家的一段中,海浪便成一条条大鱼的形象符号、波妞自如地在鱼背上奔跑追赶着宗介的动作,集中性地出现在屏幕上,伴随着久石让一段激动人心的交响曲,整部影片想象力的第二次高潮到来。

随着波妞和宗介的重识,这个高潮也戛然而止,紧接着的又是波妞在宗介家中生活的一段日常场景。但是宗介父亲的船在海中出了故障,波妞的母亲以海母流光溢彩的巨大形象第一次出现,还是带来了一个小波澜。

从宗介和波妞乘着用魔法变大的模型船,到他们遇到了一对夫妇并且把仅有的食品给了他们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再到途中遇到村民们组织起来的搜救队,可以说这段海上发生的故事把观众对想象力的要求提高到一个新的层面上来。海中的怪鱼和被淹没在海底的城市,这些形象与场景都已经不足以单独形成波澜了。在和魔法师的最后一次冲突后,宗介经受住了考验,来到新的海中老人院,和理莎重逢,波妞的母亲也再次施展了魔法,将波妞永远便成了人类。应该说,最后这段情节,除了老人院的华彩、老人们的腿都已痊愈以外,宫崎骏并没有展现出太多新的想象性元素,数次出现过的小金鱼充满屏幕的画面也显得不够刺激了。影片最后想要掀起的想象力高潮实际并没有最佳的表现出来,这虽是个遗憾,但仍不掩整部影片想象力高潮迭起的壮美景观。

二、《悬崖上的金鱼姬》的剧情

如果说《悬崖上的金鱼姬》让观众再次享受了宫崎骏式的想象力视觉盛宴的话,那么它在故事上则远远没能满足观众们的要求,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首先,魔法师和波妞母亲的来历交待不清,他们似乎以前是人类,甚至似乎和宗介的父亲相识(魔法师在救回波妞后说过,“不愧是那个人的儿子”,说明他认识宗介的父亲)。或许这对一个童话来说无关紧要,但如果这个来历和故事所要表现的主题——海洋、生命、爱——相关联的话,那么交待不清似乎就只会给人带来迷惑了。

其次,宗介父亲这个角色的意义不明确。如果单从宗介夜里与父亲互相通过暗号来交流的情节来看,这个家庭的确充满了温馨,但是这段情节和波妞从鱼变成人的主线有什么联系这点并不明显,而且宗介父亲的船在海中出现故障却被海母所指引这段情节,如果仅仅是为了让波妞的母亲登场的话,也显得小题大做了。究竟宗介的父亲和宗介父亲的船在这部影片中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呢?

再次,对宗介的考验或者说试练究竟是什么?魔法师和波妞的母亲达成的协议是如果宗介完成了试练,就将波妞变成人类。但是对宗介的试练究竟是什么呢?难道就是从家里带着波妞前往老人院寻找理莎吗?在整个途中,宗介也仅仅遇到了蜡烛熄灭、波妞回复原样等几个算不上困难的考验,这样的试练能体现宗介保护波妞的决心吗?

此外,如果宗介没有经受住考验的话,月球就要给地球带来灭顶之灾,这个设定离奇得有些失真。波妞在金鱼、小孩子以及中间态三种形态,各代表了什么,似乎也并没有表现得很清楚。在理莎和宗介冒着海啸的危险回家的时候,只有宗介能够看到海里的波妞,也只有从宗介的视角才把大浪看成是大鱼,这似乎和《龙猫》有类似之处,即只有纯真的小孩子才能见到神奇的事物,但是理莎最后却也认同了波妞变成人的异事,并且在海中老人院和海母的交流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这似乎是有矛盾的。当波妞在宗介家中睡觉的时候,魔法师曾试图接近他们的房子,但却被波妞的结界挡住了——虽然结界在日本动画中经常见到,但在这部片子中由波妞设置结界,这让人感到很奇怪,她为什么会设置结界呢?一个真正纯真的孩子周围怎么会有结界呢?

虽然有种种这些情节上解释不清或者未予交待亦或者自相矛盾的情况出现,《悬崖上的金鱼姬》的故事依然有让我们感动的地方。我觉得最打动人心的就是波妞被魔法师带走之后,宗介的那种伤心之情,他在悬崖上守望着海面,希望能在同一个地方再次发现那个装着波妞的玻璃罐。他把绿色的水桶放在栅栏上,告诉波妞他在这里。这种与波妞相见的期待,仿佛让人从心底渴望奇迹的发生,想象到或许波妞真的能再次浮出水面和宗介相遇。事实上,宫崎骏在本片中最成功的地方就是他对宗介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塑造的细致入微,为我们呈现出一个既是孩子,又是水手,既有儿童的同情心、怜悯性、好奇心,又有男人一般的勇敢、努力和责任。和另一位日本导演新海诚不同的是,宫崎骏表现人物心理是通过动作、语言,而新海则往往直接引入大段的内心独白,二者的差别是,用动作、语言刻画的心理,是感性的,是需要经过观众亲身的体会而获得的;而直接的内心独白是理性的,观众的接受是被动的。往往前者能让人看得更有味道一些。

对于影片结尾,波妞的母亲用波妞的“成人礼”和重量级发言“世界的心扉被打开了”来为整部作品点睛,也是颇有意味的。和“人类有什么好的?”这个论调相匹配,影片在开头描绘了大量海水被污染的情景,魔法师也认为吃火腿是吃人类的脏东西,但波妞还是要变成人类,就是因为有宗介那份纯真的感情,虽然这份感情可能还谈不上爱情,但人类有爱——理莎和宗介的父亲之间有夫妻之爱;所有人都对老年人非常照顾,这是敬老之爱;当海啸来临之后宗介和波妞把食物赠给一对夫妻,那对夫妻又把蜡烛回赠给宗介,这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爱;理莎第一次见魔法师的时候说这里不允许喷农药,包括宗介对小金鱼的呵护,其实人类也拥有着对自然的爱。所以波妞和宗介互相依存的那份情谊,成为了一把沟通自然和人类的钥匙,将世界的心扉打开。

另外还有一点需要说的是,虽然《悬崖上的金鱼姬》是以一个小男孩宗介为主人公的,但它依然充满了女性主义的色彩。理莎温存和泼辣兼具的性格,老人院的老奶奶们的温柔和慈祥,海母的巨大魔力和包容力,当然还有波妞的纯真,女性各种光辉的品格在片中尽展无遗。

当我们重新审视《悬崖上的金鱼姬》的时候,我们被宫崎骏作品一贯的想象力所振奋着,我们为他所努力展现的人与自然的情怀所感动着,当然我们也对其剧情的瑕疵所遗憾着。《悬崖上的金鱼姬》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但是我想,只要宫崎骏本人的梦想没有变,就是他对动画的执着,包括对想象力的苛刻追求以及用动画来表现人类、自然、生活、爱这些主题的希望没有变,我们就有理由继续期待他的下一部作品。

因为在动画的领域里,宫崎骏永远是那位白发苍苍的年轻人!

方舟指令手机版

天局免费版

仙剑传说安卓版

青龙偃月刀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