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蛋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蛋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同事看黄宏厂长他是个艺术家不是个企业家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8:02:51 阅读: 来源:打蛋器厂家

同事看黄宏厂长:他是个艺术家 不是个企业家

黄宏

导读:3月5日下午,黄宏在政协文艺组小组讨论结束后,接受媒体采访回应离开八一厂的新闻,他表示此次职务变动属系统内的正常调整,他本人的工作将另有安排。同时,他强调,听从组织安排,对于反腐没有其他意见。2013年10月,在黄宏担任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期间,曾做客《鲁豫有约》,与战友们畅谈。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采访生死一线

解说:上世纪八十年代,青年黄宏曾作为文工团一员深入到老山前线进行采访和慰问,在当时激烈的战争背景下危险无处不在,黄宏更是在这次采访中生死一线。

黄宏:第二次老山前线,在猫耳洞里当时三个人不到。

陈鲁豫:他们可能不知道什么叫猫耳洞。

黄宏:猫耳洞不知道吧?

陈鲁豫:他们肯定不知道。

黄宏:就是在山上打出一个洞来,做一个掩体,就等于在里面能扛着子弹,就等于一个小的地下,地下的这么一个碉堡,很小,很小的碉堡,我们三个人在这,我们上了五十九号高地,我们上去之后走了四个小时,因为都是地雷,只有前边两头牛我们跟着走,牛踩过的地方我们才能踩,人要踩上有可能腿就断,因为那个地雷满山都是,我们上了四个小时,爬到这个五十九号高地上,对他们进行慰问、采访,下山的时候这个连长非常帅的一个连长,当时我和那个相声演员全维润,我们俩就在他旁边,他就在中间,他说我得送你们下山,太危险这个地方,经常那个会钻出来他就从那个猫耳洞底下拿出一支手枪来啊,我就站你那个位置,他一拉开,一上膛,一松手这个枪响了,这个子弹是贴着我眉毛打过去的,当时眼睫毛都糊了。

陈鲁豫:天呐,他不知道。

黄宏:他不知道里边有一颗子弹,他一上啪就响了,当时那个团长进来以后怎么回事?就拿着手电筒,猫耳洞里边黑,我就以为自己中枪了,因为热浪一股嘛,这个眼睫毛又沾上了,到处摸有没有血,结果一打开一看后边那个水泥洞炸了这么大一个坑,一脖子都是那个水泥、渣子、土,没事,就是从这过去了,下来就开始喝酒,我从来不喝酒的,拿瓶酒就喝,喝了一瓶醉了三天,这是我的真感受。

同事看黄宏厂长:他是个艺术家 不是个企业家

解说:2012年4月,老兵黄宏正式出任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一职,从台前到幕后,从表演者到管理者,同事们眼中的他又和舞台上的他有何不同。

陈鲁豫:我对几位有个要求,厂长在这,不能说表扬的话,他是个什么样的厂长?

黄宏:好好说。

陈鲁豫:之冰大哥你先说。

刘之冰:厂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鲁豫:传说你学你们厂长学得特别像。

刘之冰:他首先在我这个脑子里头是一个艺术家,他不是一个企业家,更多的这种感受其实不是源于过去对他作品的了解,是最近这两年当中在工作当中的接触,我感受他,他骨子里还是一个艺术家,我有的时候他说他怕接到宁导的电话,我有时候特别怕接到他的电话,厂长一个电话就肯定是任务,任务之后呢我们就得落实,落实当中他会经常不打招呼的他就会到我们单位来,来了以后他也不是说你这儿怎么怎么很多大事,不是,就说你们那个上次跟我说那个作品我想了一下,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可能这样一点可能会更好,你们琢磨琢磨,我说好好,琢磨琢磨你这还刚消化它,把过两天那个事你们觉得怎么样到底对不对?不对的话我可以来看看,咱们一起来看看,就是他会很具体,很具体,因为他是做演员出身的人所以我们在一起在创作上交流是无缝的,所以说他在企业当中他是个领导者,但在我们这个团队当中还是首先是个艺术家。

陈鲁豫:你一般都在什么场合模仿你们领导?

黄宏:我真不知道。

刘之冰:一般都是厂长不在的时候。

黄宏:典型的丑化啊。

刘之冰:那时候我说他们在,我们团去年在拍厂庆小品的时候,他们在那说这样那样这弄不动,那弄不动了,厂长不可能天天在那盯着,有一天回来我看大家累得东倒西歪在那靠着,我一进门我就说了一句,演那么多年戏咱们都没出名,这小品演完了火了,结果他们所有人都特别兴奋起来,对,对,对,演完这个以后就火了,我们排,我们排,给大家就是说调节一下气氛。

陈鲁豫:调节一下,其江我知道你也会学你们厂长是吧?

吴其江:没有,没有,团长都会学了,底下人都得会点,但是肯定不如他学那么精髓嘛,有团长代表就行了。

宁海强:你们可千万别学着厂长给我打电话,这就麻烦了,这电话里再听不出来。

刘之冰:我跟你说就是我们厂长他说他关心我,就是关心剧团关心很细致在哪?有的时候我们说厂长这事情我们去跟你报一下吧,他说不不,他说我过来,我过来,你们人多,我走几步,我说哦,我说那您到哪了?他说我就回来,马上就到,马上就到,我在剧团楼上我一看厂长车到了,我就赶紧下来,我这电话没挂呢他突然在那电话里传来,那个剧团在哪?我一听我吓一跳,我说怎么说这种话呢,下去我看我说厂长,刚拔了颗牙,麻药劲没过,有点迷糊,到剧团楼下了我才想剧团在哪呢。

江西HZS50搅拌站

上海琉璃餐具

长春毛线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