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蛋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蛋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唯有母爱救活折枝的女儿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3:57 阅读: 来源:打蛋器厂家

div>

2007年的冬天,是燕子19岁生命中最难捱的日子,她因遇人不淑而惨遭灭口。她的头颅骨破裂,深度昏迷近一个月,待苏醒后,智力仅相当于2岁的孩子。曾在危急关头以命相搏救下女儿性命的母亲此刻坚定地说:“燕子,妈妈会帮你想起一切,并且带你回家的。”

危险来临,妈妈的羽翼拼死相护

初三时,成绩优异的李燕云因家境贫寒退学,进了武汉一家外资公司打工。不久,同事小熊开始追求燕子。不谙世事的燕子很快被小熊的甜言蜜语迷惑了,懵懵懂懂地开始了初恋。燕子的母亲王家珍对女儿的男友很反感,觉得他不是个本分人,女儿跟着他会吃苦。她那时一点不知道,小熊此前已有案底,他在天津打工时,涉嫌杀死同居女友,正受到陕西、天津、湖北三地警方的联手通缉。

2007年夏天,得知女儿随男友去了湖北十堰地区游玩,母亲王家珍连夜搭车由武汉赶去。辗转探访了一天之后,王家珍终于在鲍峡找到了女儿和男友小熊。一见面,王家珍就严厉地说: “燕子,跟妈回家。妈不干涉你谈恋爱,但是妈要对你的将来负责,要把你交到一个好男孩手里,妈才能放心啊。”王家珍又转头对小熊说:“我找到你一个亲戚了。你明明叫余堂国,为什么在厂里自称姓熊?你明明父母健在,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孤儿?”

余堂国支支吾吾地扯了一堆理由,王家珍越听越生疑。她本意是想将女儿马上带回去的,但看着燕子眼梢望向男友时目光中的依恋,想了想又说:“这样吧,你马上带我们去你家,我要见见你的父母。”

余堂国目光游离地东拉西扯了半天,但看到王家珍态度坚决,只好同意了。

一行三人转了三次长途车、又坐上木船,直到晚上才抵达余家所在的村子。王家珍发现余堂国神色紧张,心中顿生疑窦。余堂国敲了几下紧闭的家门,一位50多岁的妇女开门看见他们,先是一愣,接着便扑通一下跪在门前:“娃呀,你咋敢回来,公安局到处寻你哩。”王家珍警惕地追问了一句:“老嫂子,孩子犯了么事,让公安局找他。”“他杀人了。”听完这话,燕子一把抱住母亲的胳膊,王家珍同样毛骨悚然,但她强自镇定,轻抚了抚女儿的手,燕子的手瞬间已是冰凉。

余堂国闷声说了一句:“我没杀人,只是偷了个钱包而已。我妈老糊涂了。”面对这样的情形,王家珍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想方设法带着女儿逃跑。但天色已晚,山路崎岖,王家珍不敢贸然行事。

当天夜里,王家珍母女就在里间躺下了。她们想逃,可一直等到半夜,堂屋的灯光始终亮着,完全没有机会。深夜,余堂国忽然过来敲门,王家珍惊疑地打开房门,余堂国说:“我妈说的是真的,我确实是杀过人,你看怎么办吧?”

王家珍只好敷衍道:“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们肯定是会帮你的。明天一早,我们三个一起走吧。”第二天清晨5时许,余堂国就催促母女俩起床跟他走。王家珍看见他在堂屋里削一根杯口粗的木棒,问他:“削木棒干什么?”余堂国头也不抬回了一句:“打狗。”王家珍哪里知道,余堂国此时已经动了杀机。

刚下过雨的山路泥泞湿滑,三人只能蹒跚前行。余堂国让王家珍走前,他在中间。走了大约300多米远,余堂国双手抓紧木棒恶狠狠地说:“从你们晓得我是杀人犯起,我就没打算让你们活着回去!”话说完,余堂国举起木棒朝燕子击去。燕子本能地用左手抵挡。王家珍耳听“噼啪”一声,心里一痛:完了,女儿的手断了!她一个趔趄扑上去,狠命地抱紧余堂国的腿,声音凄厉:“求你杀我吧,放过燕子……燕子,快跑啊!”豺狼本性的余堂国哪会听一个母亲的哀求,他猛地抬脚拼命地踹王家珍的脸、胳膊和身上,王家珍闭上眼睛任他施暴,她只有一个念头:拖住他,让女儿快跑。

余堂国狠命一脚,将王家珍踹下了山。王家珍翻滚了数十米后,终于停下来。只听见女儿一声一声的惨叫。

王家珍挣扎着爬了起来,埋着头往山上冲。回到山上,王家珍发现余堂国已经逃之夭夭,她看见了血肉模糊中一息尚存的女儿,女儿的头、脸上鲜血迸流。王家珍想抱起女儿,却发现自己的左手完全使不上力,怎么办?她只有一边跌跌撞撞地往公路的方向跑,一边尖锐地大喊:“救命啊,杀人了,快来救救我的女儿啊……”

几个村民循声前来救援。这时燕子全身抽搐,无法呼吸。王家珍跪在女儿面前,俯下身一口一口吸出燕子嘴里和鼻子里的血块,她的动作太急促,以至于根本来不及将那些血污吐掉,直接就吞进了肚子里。终于,燕子又有了呼吸……

燕子被火速送往十堰市总医院。脑外科专家紧急为燕子实施手术。

王家珍滴水未进,在手术室外站了一夜。直到看见女儿被推出手术室,她才心力交瘁地昏倒在地。这时,护士才发现这位母亲胳膊脱臼,脾脏、肋下等部位受损,全身伤痕累累。

四十多天后,燕子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正是深夜,和之前的每一个夜晚一样,王家珍握着女儿的手倚在病床旁打盹,燕子的手动了动,王家珍马上就惊醒过来,就着医院走廊上传来的昏黄灯光,她轻柔地抚摸着女儿的脸庞,又一次怀着期待轻声问道:“燕子,燕子?”

这一次,她触手处一片清凉。燕子醒了,她正在流泪。王家珍瞬间泪如泉涌,那是欢喜的泪啊,她颤声说:“燕子,妈妈在,妈妈在这儿。”

许久,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女儿艰难地喃喃地吐出了两个字,似是鸿蒙初开,似是咿哑学语,似是迷路的孩子站在家的门口惶惑,更似一只折翅受伤的小燕子令妈妈揪心地啾唧,她在叫:“妈妈。”

王家珍欣喜若狂。突然,她又掩面啜泣起来:今天是女儿19岁的生日啊。

唤醒记忆,妈妈呼喊你温暖的名字

凶手逃走了,一直未能抓住。

为了挽救燕子的生命,王家珍和燕子的继父李之信花光了微薄的积蓄。当年,王家珍带着年仅8岁的燕子嫁给李之信,李之信像疼亲生女儿一样疼懂事的燕子。女儿遭此横祸。李之信万箭穿心,抱着女儿号啕大哭:“爸爸没有照顾好你,对不住你啊!”

虽经医院全力抢救,小燕子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然而她的头颅有杯口大的一块深深凹陷残缺着,仅仅只在上面覆盖着一层纱布,左手骨折处还需进一步恢复治疗。最令人担忧的是,除了“妈妈”,她什么都不会说,记忆丧失,几乎没有任何表情,智力下降到2岁孩子的水平。

燕子出院后,一家三口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他们在一家废品收购处的临时窝棚找到了落角处。

那是一段无比心酸和艰难的日子。每天清早李之信就出门乞讨了,他来到十堰繁华热闹的街头,一跪就是十个小时。李之信讨来的钱勉强能维持全家人生存。丈夫外出乞讨时,王家珍在家里对女儿进行恢复训练。

燕子不会主动喊饿,将馒头递到她手里,她张嘴就吃,不给她,她也不要;她不会上厕所了,稍不注意和忘了提醒,她就可能尿湿被褥和裤子;喊她的名字,她目光中似乎有什么晶莹的光亮闪过,然而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呆滞。

附近的居民听说了王家珍一家的悲惨遭遇后,自发地上门前来慰问她们。一位有经验的“月嫂”对王家珍说:“我看哪,你女儿的很多情形跟新生儿不一样,婴儿是浑不知事,而燕子是失忆,就像大脑里有扇门给关上了,里面是黑的,你要想办法找到钥匙,打开门,房子就亮起来了。”

王家珍决心将燕子当作初生婴儿一般,重新哺育她,重新启蒙她,重新构建她的人生。

她一边替女儿做按摩,一边在女儿的耳边“喋喋不休”地说话:

燕子,你还记得吗,妈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你生下来才4斤重,捧在手心里软软的,一双眼睛却黑溜溜的,真的像一只刚生下来的小燕子呀,所以妈就给你取了这个名字。

燕子,咱家屋檐下就有一个燕子窝,春夏时分燕子飞进飞出,你欢喜不已。秋天的时候燕子要飞去南方了,你会大哭一场,守着燕子的窝不肯离开。

燕子啊,关于燕子的故事还记得吗?燕子的记性可真好啊,无论它们飞多远,哪怕隔着千山万水吧,等到春天来了,草刚刚绿呢,它们就一定会回来。

往往说到这儿,王家珍会抬起头来注视着女儿,用手指替她梳理因为手术剪得短短的头发,指尖触碰到她左脑上约十多厘米长的刀痕时,她的眼圈就红了,喃喃地说:女儿啊,连小燕子都能在春天找到回家的方向,你呢?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终于有一天,王家珍能感觉到女儿的回应了,燕子悄悄地握住了妈妈的手指,燕子知道怎么和妈妈十指相扣,燕子明白和妈妈掌心相向了。

一天早上,王家珍蹲在出租房地上,面前摆放着大木盆正洗着衣服,她像照顾小时候的燕子一样,一边做着家务,一边给孩子讲故事。讲完了,她问:“燕子啊,你在听吗?”

就在这时,王家珍听见床上传来一声清晰的应答声:“嗯,什么事,妈妈?”

她一愣,摇了摇头不敢相信,低着头狠狠地搓着手里的衣服。半晌,她又试探性地喊了一声:“燕子啊?”

这一次,她真切地听见了女儿燕子在回答她:“嗯,妈妈,我在呢。”

王家珍不顾满手的肥皂泡冲了过去,一把搂住女儿,大哭起来:“燕子,你想起来了,你终于想起来了,你知道你是谁了吗?”

燕子低声却一字一顿地回答说:“我是燕子。”

春暖花开,妈妈带你走向回家的路

欣喜若狂的王家珍牵着女儿的手走出家门,走到李之信跪乞的街头。已经是深秋天气了,李之信依旧只穿着件汗衫加个破旧的外套,人在秋风中像街边树上正挣扎的枯叶似的,瑟瑟发抖。

在这之前,燕子每天面对继父时眼神总是柔和的,她知道这也是最疼她的亲人,是她可以信赖的人。此时,李之信看见王家珍牵着女儿走来,脸上表情异样,赶紧站了起来,不顾路上的车流就冲了过来,同时着急地大喊:“燕子,燕子怎么了?”

燕子站定身子,嘴张了几下,突然有泪水涌了出来,那些最亲切最欢乐的记忆像阳光一样撒向全身,她有些艰难却十分坚定地唤了一声:爸爸。

李之信嗫嚅着嘴唇,难以相信同时无比惊喜,他张开宽宽的臂膀紧紧地拥抱了女儿。

从这天开始,李之信和王家珍抓紧每一分钟,不停地和燕子说话。燕子的记忆慢慢在复苏,在爸爸妈妈的悉心指导下,生活自理能力也在一天天恢复中。只是,随着对往事回忆越多,燕子也越来越多地想起那噩梦般的经历,以及恶魔一样的那个人。每天夜里她都会做噩梦,在梦里尖叫着哭醒,虚汗淋漓。

王家珍带燕子去医院复查,医生说:燕子完全可以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但必须实施第二次颅骨修补手术,同时对记忆力、智力以及语言功能进行康复治疗,左手臂骨折的恢复治疗也迫在眉睫了,所有费用至少还需5万元。

怎么办?

王家珍只身回到武汉,她选择了向家乡政府求助。这位坚强却无助的母亲向有关部门含泪泣血讲述了女儿的遭遇,她愿意把女儿的悲惨经历公布出来,警醒天下所有单纯无知的打工少女,希望她们在恋爱时要更理智,更慎重,更懂得保护自己,不再让任何一个母亲伤心和流血,不再让任何一个花季少女受伤和受挫。

在武汉市政府的关心下,燕子被用专车接回家。武汉长航总医院得知此事后,表示愿意免费为燕子治病。

王家珍深深知道,燕子身体上的伤有救了,可女儿心里的痛,还需要时间和爱来治愈。

苏醒后,燕子曾经悄悄地对妈妈说:“妈妈,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离开家,不离开你和爸爸了。”

王家珍柔声说道:“女儿,其实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这世界上还是有爱心的人多,你只不过是运气不好,遇到了一只恶狼,但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怕,更不要后悔,你不过是经历了这辈子最难过的一个冬天,好在,冬天就快要过去了。”

医院为燕子进行了第二次颅骨修补手术,选用的是电脑塑形钛板,与燕子受伤凹陷头部十分吻合,手术非常成功。专家高兴地宣布:将来燕子将和所有年轻女孩一样,可以正常地工作、生活还有学习,更不会影响她将来恋爱、结婚、生子。

2008年初春时分,燕子病情愈合良好,受伤的头颅得到了严密的保护,手臂可以自如抬起放下,基本生活功能和智力水平已经恢复,她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回家了。

这天武汉大雪。

到了村口,下车了,燕子红着脸对妈妈说:“我想走前面,我看看自己还能不能找到家。”

怎么会找不到呢?每只燕子在妈妈的指领下完成人生第一次迁徙之后,它们将学会穿行于翻涌的云层,学会憩息在有鲜嫩树叶的枝头,学会晨看太阳、夜观北斗星寻找家的方向,学会与同伴相依相伴共同抵御寒冷和攻击,更是学会思念,思念父母熟悉的叮咛,思念老家亲切的乡音,思念爱的呼唤。无论何时何地,家,永远是内心亘古不变的坚定磁场。

燕子脚步轻盈,厚及足踝的深雪上留下一串串急切的脚印,家门口,爷爷奶奶正眺首以盼,身上满满地落了一层雪。燕子终于看见家了,也看见了老屋屋檐下的燕子窝,那用泥土、草茎、羽毛还有她们的吻筑起的巢,如此熟悉,如此亲切。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